当前位置:南靖县三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社会老太1传65引发扬州疫情 已有3名其三级密接者确诊
老太1传65引发扬州疫情 已有3名其三级密接者确诊
2023-01-10

原标题:调查:六旬老人“1传65”引发扬州疫情 已有3名其三级密接者确诊

自7月28日江苏扬州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以来,截至8月2日24时,扬州已累计报告94例确诊病例及2例无症状感染者。首例确诊病例是64岁的毛老太(毛某宁)7月21日擅自离开已经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江宁区禄口街道坐大巴回扬州与其姐姐同住,随后几天频繁出入棋牌室、农贸市场、饭店、诊所等人员密集场所,致使疫情在扬州市区传播。从目前扬州已公布的94例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看,毛老太的39名密接者、23名次密接者、3名三级密接者已确诊,相当于“1传65”,其去过的棋牌室已出现45例确诊病例,其姐姐去过的棋牌室已出现14例确诊病例。还有些确诊病例出入不同的棋牌室,目前,扬州至少有9家棋牌室出现确诊病例。扬州警方对毛某宁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并于7月29日决定对其采取刑拘措施。

南京64岁毛老太擅自离开封控区前往扬州致扬州暴发疫情被刑拘

毛某宁今年64岁,户籍地是南京市秦淮区,居住于江宁区禄口街道陆港社区。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定期核酸检测样品中发现9例阳性样本,其中7例确诊新冠肺炎,2例为无症状感染者。随后,南京第一时间划定4个社区为中风险地区,并实施封闭管理,同时将禄口街道确定为封控区域,进行封闭管控,人员只进不出。南京倡导非必要不离市,自7月21日0时起,确需离开,应携带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此外,南京江宁区客运站21日起暂停运营。

7月21日,毛某宁在南京江宁区大学城乘大巴(车牌号:苏AH4722,车次为KK5001)至扬州西部客运枢纽,随后坐公交至念泗新村站,后至念泗新村其姐姐家。当天下午1点40分至6点,毛某宁骑电动车到四季园小区秋南苑内一棋牌室(24栋-101,东单元)打牌。从7月21日至24日,毛某宁每天都到秋南苑棋牌室打牌,还去过两次到市级机关门诊部买药,并到到过餐厅、理发店,7月25日去过双桥菜场一水果店买水果。

毛某宁70岁的姐姐毛某亚则是另一棋牌室的忠实顾客,她在7月21至25日期间,每日下午2点左右到晚上8点,都骑电动车到史可法东路的宏远棋牌室打麻将。这段时间内,她还曾前往西门菜市场买菜,到四望亭路众成堂大药房买药,到报刊亭取过快递,到念泗新村西门百信缘药房买药。

毛某宁姐妹可能不知道,二人这几天的活动,已将新冠病毒传播到了扬州城区,多名涉足棋牌室的老年人中招。

7月27日下午,毛某宁因咳嗽、发烧骑电动车到正福诊所就诊时,诊所根据疫情要求未接诊,随后,毛某宁骑电动车到扬州友好医院就诊时被控制。次日,毛某宁及其姐姐确诊新冠肺炎。

事后,扬州警方调查发现,7月21日上午,毛某宁擅自离开已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来扬州,7月21日至27日期间,未按照邗江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关于实施各类居民小区封控管理的通告》要求,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并频繁活动于扬州市区多处人员高度密集的饭店、商店、诊所、棋牌室、农贸市场等,致使新冠肺炎疫情在扬州市区扩散蔓延,造成极其严重后果。

毛某宁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未按防控措施要求向所在社区报告,隐瞒行程。在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对其调查时,她拒绝说出来扬州之后的行程,拒绝执行县级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按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扩散传播。因毛某宁的行为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警方于7月29日决定对毛某宁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毛老太39名密接者23名次密接者3名三级密接者确诊 疫情传播链两次延长

那么,毛某宁是如何引发扬州疫情的?

7月29日,扬州新增4例确诊病例,均是秋南苑棋牌室的常客,也是毛某宁的密接者,几乎每天都到该棋牌室打牌,年龄最大的84岁,最小的70岁。

7月30日,除了秋南苑棋牌室新增了7例确诊病例,均为毛某宁的密接者,毛某宁姐姐毛某亚去过的宏远棋牌室也出现了2例确诊病例,均为毛某亚的密接者,也就是毛某宁的次密接者,且9人年龄均超过60岁。当天的另一新增确诊病例虽然没有去过上述两家棋牌室,但也是毛某宁的次密接者。至此,从毛某宁开始的疫情传播链出现延长。

7月31日,秋南苑棋牌室又新增了4例确诊病例,也均为毛某宁的密接者,而宏远棋牌室也新增了4例确诊病例,也是毛某亚的密接者、毛某宁的次密接者。此外,还有一名密接人员确诊,曾涉足另一家在邗江区的莱东苑棋牌室。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当天新增的另外3例确诊病例中,虽然没有涉足棋牌室,但有2人是毛某宁的次密接者,还有1人(病例25,38岁女子)是毛某宁的三级密接者,病毒从毛某宁传到其密接者病例20(病例1密接者,79岁男子,秋南苑棋牌室关联病例)身上,再传到病例22(病例20密接者,58岁女子,秋南苑棋牌室关联病例)身上,最终传到病例25(病例22密接者)身上,病毒总共传了三次,毛某宁的传播链再次延长。当天新增的棋牌室关联病例,年龄均在50岁以上。

8月1日,秋南苑棋牌室又新增了14例确诊病例,其中12人是毛某宁密接者,还包括该棋牌室的一名65岁的女帮工,这12人与毛某宁在该棋牌室打牌的时间发生重叠,其中一人在短短几天内除了在秋南苑棋牌室打牌,还到过另一家位于冬梅苑4栋楼下的棋牌室打牌。但也有2例确诊病例在秋南苑棋牌室打牌的时间与毛某宁未重叠,但仍被传染。同时,宏远棋牌室也新增了3例确诊病例,均为毛某亚的密接者、毛某宁的次密接者。

此外,还有2例病例曾去过棋牌室,但并非秋南苑或宏远棋牌室,而是分别去了在来鹤台附近的一棋牌室及在莱东苑的棋牌室。当天棋牌室关联者之外的确诊的病例中,另有1例是毛某宁的密接者,5例是其次密接者。8月2日,秋南苑又新增了15例确诊病例,其中11例是毛某宁密接者、1例是毛某宁次密接者,同时,宏远棋牌室新增了4例密接者,均是毛某亚密接者、毛某宁次密接者。

还有一确诊病例去过莱东苑棋牌室打牌,一确诊病例去过开发区南宝带小区附近的大大棋牌室、沃尔玛附近的乐够棋牌室打牌,一确诊病例(病例68,毛某亚次密接者,毛某宁三级密接者)去过宏信龙生活超市(玉器街店)旁棋牌室看人打牌。在未涉足棋牌室的确诊病例中,还有8名毛某宁的次密接者确诊,其中3名也是毛某亚的密接者,另有1名毛某宁的三级密接者(病例78,也是病例22密接者)确诊。从确诊病例与毛某宁的关系看,已公布活动轨迹的94例确诊病例中,39人是其密接者、23人是次级密接者、3人是其三级密接者,传播链两次延长,至此,毛某宁传染了65人。

棋牌室空间密闭通风差人流量大易传播病毒 扬州9家棋牌室关联65例确诊病例

截至8月2日24时,扬州本轮疫情已累计报告94例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根据流调信息显示,已有9家棋牌室已关联65例确诊病例,其中,毛某宁去过的秋南苑棋牌室已关联45例确诊病例,其姐姐毛某亚去过的宏远棋牌室已关联14例确诊病例。

在江苏省8月3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发现来源看,棋牌室(麻将馆)暴露人员占确诊病例总数的64%,而集中隔离点发现的占7%,主动就医的占16%,社区筛查占11%。

毛某宁在扬州棋牌室引发的疫情为何如此严重?又该如何应对呢?会上,江苏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周明浩回应扬州通报一天新增40例确诊病例时指出:扬州本次疫情暴发围绕着棋牌室,也就是麻将馆展开。麻将馆空间相对密闭、通风条件差、人群聚集、人流量大,很容易造成病毒传播,参与打麻将的人同时在不同的麻将馆之间流动,目前已发现至少三家麻将馆,导致短期内出现多个暴发源头,疫情迅速扩散。

针对这种情况,一方面是集全省力量,由省级专家牵头,从周边各市抽调骨干力量,迅速增援扬州流调力量,提升扬州核酸检测能力,同时指导扬州果断采取严格管控措施,减少人员流动,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把感染者全都找出来、管起来,阻断病毒进一步传播。

疫情小区居民:距离涉疫棋牌室所在楼栋五六十米 已居家隔离7天做过三次核酸检测

8月3日,秋南苑小区的居民陆先生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秋南苑棋牌室所在的楼距离他家五六十米,该棋牌室是一家规模较小的个人棋牌室,没有招牌,能容纳十来张桌子,平时去打牌的主要是周边小区的老年人。“秋南苑是扬州开发比较早的小区,附近的配套设施比较完善,生活比较方便,很多居民在这边住了很多年。

一些老年人平时时间比较多,就会去棋牌室打打牌、聊聊天,也是他们正常的晚年生活。”陆先生称,确诊病例出现后,涉疫的秋南苑棋牌室所在的那栋楼内的居民都到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而他所在的楼栋也从7月28日开始要求居民居家隔离。“到今天是第7天了,已经做了三次核酸检测。做完核酸检测的24小时内,如果核酸检测异常就会接到通知,没接到通知应该是没问题。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接到通知,但健康码已经变成黄码了。”

在生活保障方面,陆先生表示,小区有防疫人员和志愿者提供生活保障,居民线上购买生活物资,可通过防疫人员或志愿者送上门。“我们就听政府部门的防疫要求,大家对疫情防控都还是比较配合的。疫情发生后,涉疫的秋南苑棋牌室就暂停开放了,包括我们这栋楼楼下的另一家小棋牌室也暂停开放了。而我自己是做外卖行业的,我的店也受到疫情影响,需要严格防疫、消毒,不能往高风险地区送,在低风险地区也不进小区,都要无接触配送,通过防疫人员或志愿者送到顾客手上。”

至于毛老太引发的疫情及其影响,陆先生说,他个人并不会去骂毛老太,但确实很多人认为是毛老太的过错引发了扬州的疫情。“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她如果在南京江宁区配合疫情防控,扬州的疫情或许不会发生,毛老太没有向社区报告、隐瞒行程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但对于其他到棋牌室打牌被感染的老年人来说,不能过于苛责,在疫情发生前,去棋牌室打牌只是他们正常的晚年生活。”至于宏远棋牌室,据居民王女士介绍,该棋牌室位于扬州市的多处老小区附近,面积很大,能放上百张桌子,周边居住着很多退休职工。其母亲就经常去该棋牌室,疫情发生后,其母亲已经居家隔离并多次配合核酸检测。“平时老人在家也没事干,就约着一起去打麻将,有时候会分享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有时也会交流一下哪里买菜比较便宜,我妈有时候由此买到便宜的东西,也会跟我炫耀。”(北青-北京头条集中戴幼卿)